三 水 还 乡 行

文抗生

    期待了近一年的金秋聚会, 忽然之间就结束了. 回到家后, 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就好像读书时放暑假一样, 离开了平时生活在一起的同学们, 那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读书时放完假就可以又大家玩在一起, 但是这次分离, 却不知何年何日才能再见.

    1031500多人的的聚会固然是金秋聚会的是重头戏, 但是之前由冯国慈和梁力行, 策划组织的三水还乡之旅即是一场精彩的前戏. 10月28日, 初一(1)班的殷薇, 曾新儿, 沈亚平, 初二(7)班的梁力行, 冯秀英, 吴翠珠, 关美华, 和高一(1)班的冯国慈, 杨培基, 冯永銮, 胡智豪等一行11人在广州饮了早茶后, 中午来到三水西南与高一(1) 班的谈炎标, 文抗生和初一(1)班的赵卫平会面于诚隆酒楼, 开始了三水还乡之旅.

    下午, 我们先到迳口农场, 探访乌英当年落户的地方. 昔日令人闻之色变的血吸虫区, 现在已发展成为南山果园游览区”, 当年万户萧疏鬼唱歌的荒凉地, 今天成了一片 树木葱葱的美丽园林. 翻天覆地之词不足以形容这一巨大的变化.

    乌英试图凭印象去寻找过去的场部, 到过几个地方都似是疑非, 难以确认. 多得老板(谈炎标)热心,几番下车向乡农问路,迳口农场旧场部终于复现在眼前,继而在寻访枕头湾水库的路上,乌英更找到她下乡的所在地“枕头湾六连”.此时乌英触景生情, 高兴之馀, 不禁流下两行热泪. 我们戏曰, 枕头湾水库因此而上涨了一寸. 虽然这是笑话, 但其实当中却藏有一个深远的意义. 想当年, 枕头湾水库的确溶汇了无数知青的眼泪.

    从迳口回来, 晚上在肥肥弟弟的家中烧烤. 肥肥的弟弟由美国百威啤酒厂派到中国来, 三水百威啤酒厂就是他一手创建起来的, 他的房子座落在西南森林公园的一个小区里. 造物弄人, 当年肥肥下乡三水时, 她的弟弟在美国居住, 想不到几十年后, 他们居然对换了位置, 这算是个异数, 只不过今时却不同往日也. 当晚大家兴高采烈, 红红火火地玩到10点多, 广州来的11位才前往千叶别墅过夜.

    第二天是还乡之旅的高潮. 首先, 我们参观了芦苞祖庙. 文化革命期间, 这里被用来作 生产队的粮仓, 幸免遭受破坏而得以保存下来, 现在经修茸后成了旅游点. 跟着参观了 北江大堤. 见到大堤, 大家都纷纷讲起当年担堤的艰苦岁月和一些趣事. 吴翠珠记得, 农民担泥时, 会把箕尾的绳提高拉紧, 起担时就顺势把部份泥抖下, 而知青不会使乍, 满担泥压到两条辫都可以拖地, 看来我们的确要接受一下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提起往事, 各人长吁短叹, 不胜唏嘘.

    北江大堤曾是大头仔和肥肥的拍拖圣地, 留下不少脚印, 也映过很多相. 今次当然不会错过机会, 重摆哺士, 寻回旧日的影子(请看下面新旧相片的对照). 然而, 经历了几十年的苍桑, 人与物皆面目全非已, 唯有情依旧. 

    随后, 汽车游过芦苞旧墟, 往日的旧街道, 旧房屋, 还保存得十分完整, 肥肥甚至认得 旧日趁墟摆卖农产品的地方. 过了旧墟, 进入新墟, 道路豁然开阔, 两旁盖有很多新楼, 市容胜过旧日的西南. 祖国改革开放, 连偏远的芦苞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出了芦苞墟, 一行人直奔大塘新龙村. 近乡情怯, 大头仔和肥肥显然有些激动, 因为除了 当年肥肥落户此地, 这里也可以说是他们初恋的地方. 想当年大头仔初次 造访三水, 在这里重见肥肥, 当时她刚下田回来, 赤着脚, 担着的锄头就跌落在井旁, 还记得那 简陋的泥屋, 高低不平的泥地板, 破旧的矮桌矮凳, 烧禾杆发出的浓烟, 一切好像又重现 在眼前, 大头仔似乎再次感受到那揪心之痛. 还有为前途茫茫而忧心时, 相对无言的 那一刻, 成为笑料的发瘟鸡, 和在河岭通往新龙的小路上, 大头仔留下的无数单车轮印, 更多的是那令人窒息的挂念. 所有一切都深深地刻在记忆里, 永远不可磨灭.

    新龙村和其他村镇一样, 盖了很多新屋, 甚至有别墅式的, 但整条村的轮廓样貌还依稀  可认, 更难得是肥肥住过的知青屋还在, 屋前的那口井曾经是全村三姑六婆聚集的地方, 拜她们是非之舌, 肥肥对村里发生的大小事了如指掌. 如今已人去井空, 大多数村民 都搬到西南或更远的地方去了. 我们在旧屋流涟的时候, 肥肥恰巧碰到住在隔离的三婶, 如今是88岁高龄的阿婆, 难得她老人家记忆力超好, 一讲起知青, 她就记得肥肥两姐妹 的名字, 肥肥高兴得拉着她倾谈, 又参观了她的新屋, 还给了她一百元买东西吃.

    怀着满腔的激情, 我们赶到永平墟, 大塘镇的副书记在大寶酒楼设下宴席, 款待我们 这班老知青, 宾主把酒甚欢. 时代真的改变了, 曾几何时, 我们知青被地方干部视为洪水猛兽, 怎么也想不到有今天大家敬酒碰杯, 互相吹捧的日子, 老天真会作弄人. 在宴席上我们还碰见梁力行的哥哥梁力明, 他也是永平何岭知青, 刚好回来三水玩, 专门留多一日, 与我们见面.

    酒足饭饱后, 继续寻旧, 我们去到大炮, 力行和娃娃落户的河岭村. 永平何岭村曾是 知青最多的一个点, 男女知青共有十多二十人, 是当年最热闹的地方, 各方的知青 都喜欢来这里聚集, 穷风流饿快活的时光, 至今难忘. 还记得反动电台事件吗? 大炮有一台录音机, 大家聚在一起唱歌录音, 再播出来听, 正在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 被无知的公社干部诬告为搞反动电台, 出动民兵, 拉人封屋, 大炮因此而坐了足足 半年格仔. 那是一个疯狂的年代, 许多疯狂的人, 做了许多疯狂的事, 可幸的是那个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

    和新龙一样, 知青屋还未被拆除, 虽然已经没有使用了. 一到村, 大炮他们几个便忙着 寻找以前住过的房间, 缅怀一番, 更纷纷不停地拍照留念. 大炮碰到一位阿婆, 当年是 年轻阿婶, 讲起来 大炮和她都互相记得对方, 十分好倾, 甚至到我们都上了车, 准备打道回府了, 他们还鸡啄吾断. 大头仔笑话大炮曰, 一定是阿婆记得大炮当年偷了她的 鸡, 现在拉着他讲数.

    三水还乡之旅在大家依依不舍之中, 终于完满结束了. 这次活动在冯国慈和梁力行 (还有钟建新, 可惜她滞留在美, 未能前来参加)的精心策划组织下, 整个行程尽善尽美, 成功地让大家一尽怀旧之情, 同时玩得开心, 在此特向他们表示衷心感谢.

    这次还乡之旅, 唤起了我们许多回忆, 有开心的, 也许更多是苦涩的, 但不论如何, 当年所有的一切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我们经历过的一切, 是一个难得的人生体验, 这段时光在我们人生的道路上留下了珍贵的一页. 回顾过去,忆苦思甜, 我们更加 珍惜现在. 在此祝福各位同学身体健康, 生活快乐, 一起来迎接更多的金秋聚会, 百岁同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