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回忆 ——初二[7]班小记

                                             夏树人 
    
 树仁终于享受了金秋聚会的美好时光,我们真希望没有出席的老同学也与大家一起在这里。现在树仁的感觉是,聚会好像还未曲终人散,只不过是告一段落。
         树仁期盼多个月的时刻终于来临——树仁见到了37年未曾见过的秀英姐。 与秀英姐同行的姐们问树仁还认得秀英姐吗?树仁压抑着兴奋的心情,笑脸相迎:“当然认得啦,秀英姐,欢迎欢迎”。接着在众目睽睽下与秀英姐“拖手仔”,引得在旁的姐们又“惊”又“醋”地说:“哎呀,……真是可惜没有相机拍影下来啊”。秀英姐笑着说:“你好你好,我认得你了”(果真认得?秀英姐啊,你以为认得的树仁,恐怕只是早已被定格在30多年前的一线小树影而已)。
        十月四号晚上七时前,树仁到了工会大厦五楼,只见到有侨中的校友,在走廊及厅房间来往穿插,厅房里不断传出欢声笑语,整层楼弥漫着热闹的气氛。刚进入大寿厅,有同学问树仁刘擎云到了没有?又告之梁继兴哥已进来追问多次了!可见得“澳门仔”刘擎云是多么的受欢迎!
        黎康乔学长应邀参加了我们的盛会;树仁荣幸地见到了掌握夏树仁“生死”大权的网站大佬!当大佬得知树仁有上OLD 3网时,马上追问对网站有何看法?(三句不离网,OLD 3也疯狂!)
         树仁向大佬致意后,又与秀英姐对上了话;树仁说:“秀英姐,我在网上看到很多你的留言,很好”;秀英姐谦虚地说:“哎呀,我是在乱说乱讲而已”;树仁说:“你讲的很好,我就喜欢;很好很好”。接着秀英姐向树仁透露了她珍藏在心里几十年的小秘密;秀英姐说:“树仁,我(们女生)以前有些怕你,常担心会被你整蠱”(换句话说是树仁过去不懂得“花言巧语”及“怜花惜玉”)。惊喜的树仁听后心里真的甜!谢谢秀英姐!谢谢让树仁现在可以自豪地说,我的校园生活总算没有白过!树仁过去的“不羁”总算还能让人“回味”!尽管“树味”有点青涩及无奈,嘿!树仁早在几个光年前已渡过了觉悟期及悔过期,已不再自责,也长成为可爱的大树了!现在树仁更多的是心安理得地欣赏生活,品味人生了。
        当年迁校瘦狗岭,拆班再造的初二(7)班,相对来说是件“精选骨头肉”,它一方面拥有不少品学兼优的尖子生;另一方面也汇聚了二十多名侨生及港澳生,人数之多,为全校之冠。(树仁当时就是在这两股“红与黑”激流的夹缝里,被“打磨”及被“上色”;日渐而变成了“棕树”。)如何整合这班充满“自我”的“侨中的未来”,调教至成才需要花很多的精力及心思,而且极具“挑战性”!因身为初二(7)班的班主任还要额外地面对多位已成“团伙”的,吃软不吃硬的,根本不会接受什么“思想教育”的侨生;其实,这些所谓“恶爷”,都是好同学,都是与树仁齐齐好玩的自己友,如果没有因他们的“恶”而引发的是是非非,树仁自觉丰富的校园生活就会大打折扣!或许是在这种状况下,学校领导看中了领导能力强及好脾性的陈其敏老师;二十来岁的他,就身负重任,担当了初二(7)班的班主任。陈其敏老师执教初中及高中的数学,是当年侨中年轻有为的教师;在树仁印象中,陈老师是“有米(钱)”之人,证据之
一是他拥有一辆崭新的来路货(进口)——“客家路/红狮(?)”牌自行车;陈老师多才,多钱,多英俊,多女仔心仪,真正是当年的“钻石王老五”
        陈老师除了担任班主任外,还负起了初中男生宿舍“舍监”的职责,每晚熄灯后,都会巡视一番。最令陈老师“头痛”应是4207室了,初二(7)的“反斗奇兵总动员”几乎全发生在这里;陈老师曾在那里遭遇过“拖鞋阵”及“扫把阵”。不过,陈老师是过来人,明白同学们的心理,就算有同学在熄灯作息后,偷偷地做出这些或其它那些无伤大雅的事,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事,用不着太认真。 
       聚会期间,树仁惊喜地获悉,初一(2)班与初二(7)班的关系非比寻常,原来陈其敏老师与陈淡心老师伉俪是我们的师父和师母!! 而初一[2]班德立嫣姐与建新姐等也认识我们班的同学,可以这么说,我们两班自然而然地组成了羡煞全校的“陈家班”。 这实在太好了,以后,我们两班壮大了的人马可以一起搞活动了,陈老师与陈老师当然也可以手拉手地一块出席啦。

 初二(7)班是由原旧侨中初一级四个英语班的同学所组成;每次聚会,同学们都会再次指出谁是谁是原属第几班的,每个班的原班主任又是谁?这一次,树仁指出了原初一(3)班的特点——有多位教工子女(这是关美华姐在某一次聚会时提点树仁的),他(她们)是
陈星广,黄定光,关经华,关美华,关德美,沈梢媚(留在51中)。同学们共同回忆了谁与谁同桌;谁与谁同住一室;谁又与谁同一农场或公社。谁是谁又是何年回城或出国。
        1965年,不知道是谁抽起条筋,要把华侨中学搬到瘦狗岭,每个班都被拆散了,一部分同学随校迁移,另一部分同学转到51中学就读,相隔十几里路;之后,又抽起条筋搞“文革”,本来亲密无间、朝夕相处的同学变成了陌路人;后来,又抽起条筋,让同学们上山下乡,相隔千里......到了1973年,又抽起条筋停办解散了侨中,把师生们遣散到其他学校。改革开放后,批判了极左政策,人们生活水平好了起来,社会经济搞活了,于是有了重聚的需求:重温昔日同学情宜、建立新的情感、扩大商业机会和门路、寻找知音、共建社会......。
        既然已是“陈家班”,树仁也有了名堂留意留意其他成员。立嫣姐与树仁早就认识,树仁新认识的崔光子小师姐有点羞答答似的,她是负责校友的签到及发放餐劵的义务工作人员,办事认真负责。 另外,树仁在拍照王凤妍姐与锺建新姐姐的合影时,提到了建新姐姐嫁女的喜事,即时甜起了建新姐姐心中美好温馨的回忆……“陈家班”形势一片大好。
        现在,树仁想提出一个合理化建议:以后“陈家班”分工合作,聚会的事就让活力充沛的小师姐小师哥来统筹好了,大家可以放心,哥姐们肯定会在“有事时”挺身而出来承担一切的。
        说到承担,树仁除了想在这里表彰和恭贺筹委会/网站外,还想特别表彰两位哥姐:秀英姐与阿扁哥(曾民乐)。他们俩不愧为我们班的“双引擎发动机”!他们密谋,他们挖人,他们出走,他们无私地作出了贡献。 秀英姐有着大家姐情怀,为人热情热心,人所共知。 阿扁哥头脑灵活,面广手巧,尽放男篮5号的冲劲。值得一提的是,阿扁哥操劳过度,聚会那天是带着病(发烧)为大家服务的!请不要误会,我们班很多同学不是不想出力,而是好像老鼠拉龟般的不知如何帮忙帮忙,因为阿扁哥的办事能力太强了!从而也印证了同学们的共同想法:阿扁办事,我们放心! 值得欣慰的是,阿扁哥已经康复,同学们也懂得了下次该怎么办了。当晚的“点菜状元”由周国初及阿扁哥来担当。(两人点的菜,事后获得好评)七时多,大家陆续入席。
       在首席(1)就座的有陈淡心老师,黎康乔学长,冯秀英,梁月英,李志明,关美华,王凤研,陈小珠,梁国强,梁荣广,周国初,王仲元,徐键。
       在首席(2)就座的有陈其敏老师,从陈老师右边顺序的有,钟佩珍,李美容,张秀珠,区少薇,吕达君,曾家新,黄定光,夏树仁,刘擎云,曾民乐,陈星广。值的一提的是,刚从香港赶来的陈小珠与徐键,是阿扁哥在陈老师的协助下,专程跑到香港“挖”回来的。谢谢陈老师!阿扁哥辛苦了!
       大概七时半左右,开始上菜。忙个不停的阿扁哥体贴到大家可能有点饿了,请大家起筷填肚子。树仁见各人分分起立,准备祝酒,忙提醒大家,是否应让班主任陈其敏老师先讲些话,教导教导我们呢?聚会总主持阿扁哥很机灵醒目,马上宣布有请陈老师为我们演讲。大家一起鼓掌。陈老师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邀请,觉得有点意外,但很快就恢复了自如,拉开座椅站起来,像当年在课堂上课一样,向我们发表了热情感人的讲话;并勉励了同学们;还赞扬了阿扁哥等同学的组织能力。同学们向陈老师报以热烈的掌声;应同学们的请求,陈老师开始评点各人以前的学业成绩;陈老师表示,初二(7)班同学底子好,学业成绩大多处于中上水平;如果没有文革的话,有相当一部分的同学定能顺利地升上大学。接着,阿扁哥一声令下,大家举杯齐贺喜相逢,欢乐的聚餐开始滚动。 首席(2)的师生交流,多边进行,生动活泼。以下是树仁私家眼中的师生汇:干杯后,树仁首先站起来向首席(2)的老师和同学说,为聚会帮帮忙,协助阿扁哥,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班有很多同学不是不想出力,而是好像老鼠拉龟般的不知如何帮忙帮忙,因为阿扁哥的办事能力太强了!从而也印证了同学们的共同想法:阿扁办事,我们放心! 在座的师生们齐齐认同对阿扁哥的表扬。接着树仁问陈老师,见到阿扁哥这么能干,是否感到很安慰?陈老师微笑着答是。阿扁哥随即“投诉”树仁口花花,刘擎云接过“颂扁”棒,赞赏起阿扁哥来;阿扁哥马上“抗议”树仁与刘擎云唱的“双簧”(阿扁哥,你的功劳是实至名归啊);交谈的气氛渐进佳境。大家的“矛头”开始指向较少出现的吕达君与曾家新(肥仔米);在阿扁哥的带领下,我们言笑了达君哥在网上的诸多建议,及其“扭转乾坤”的言论;达君哥微笑着作出回
答,看来达君哥是在表示不会计较所有言笑的人。
        在聚会上,陈其敏老师对树仁作出了评价:“树仁当年的学业处于中游啦”,树仁听后心花怒放。但是,当陈老师获悉树仁是与梁月英班长同桌时,马上冲口而出:“树仁,你好极有限”。紧接着,陈老师马上“兜底”:“同班长坐,咁咪益左你,树仁。” 树仁恭恭敬敬地说;“真是益左树仁,真是益左,谢谢陈老师”!
        陈老师赞扬了陈星广及吕达君的好成绩,还问达君哥是否当过学习委员?达君哥微笑着答是。接着,陈星广回忆起了有关获取学历的事。坐在树仁左邻的黄定光说,他从来就没认真地听课,不过每次测验或考试都合格(黄定光哥常在上课时打瞌睡)。钟佩珍,李美容,张秀珠,区少薇也向陈老师表示了感谢。大家起立为感谢陈老师的育才之恩而干杯。突然之间,曾家新很自豪地宣布,他当年的数学成绩很好,常常拿90分。此言一出,大家哗的一声,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为的90分干了一杯。树仁笑对肥仔米:多可惜啊,文革令我们又少了一个华罗庚!大家开始“歌唱”起曾家新。 
        曾家新有点招架不住,情急之下,看到了坐在斜对面的刘擎云;曾家新试图转移众人的目标,于是回忆起当年刘擎云因数学问题而“发威”的往事;话说当年刘擎云有一数学题想请教梁伯欣,但是傲气的梁伯欣不但不施于援手,反以讥讽挖苦来回应;(或许是曾家新等人在煽风点火)刘擎云一气之下,将梁伯欣的眼镜除掉,搞到梁伯欣伸出手盲摸摸,狼狈不堪。刘擎云回应说已忘了此事。得意洋洋的曾家新接着说什么刘擎云人仔细细,常被人虾。树仁,阿扁哥及刘擎云马上加以反驳。刘擎云强调,在班里从没被人虾,既使俾人虾,肯定会有哥们帮忙出头的;例如初一在维新路寄宿时,曾有一高年级的同学对他虾虾霸霸,结果有哥们主动为他出了口气。曾家新见“形势”不妙,马上转軚,“质问”阿扁哥为何方运昌还没有来到?,不是听说方运昌点名说要见肥仔米的吗?到底是什么一会事?但话还没说完,识时务的阿扁哥,早已离席而去。黄定光若有所思地对树仁说,对了,以前方运昌待我最好!
        10月14日上午11时左右,黎康乔伉俪,冯秀英姐一家,在阿扁哥等初二(7)班部分同学的陪同下,应邀拜访了位于沙河的“天井问茶”茶庄,受到了专程从广西赶回来的黄定光哥的热情款待。由于这是“计划外”的安排,只有部分同学能及时前往,他们是梁力行姐,关美华姐,李志明姐,阿扁哥及树仁。
        早在两年前,树仁听说过定光哥有一间“茶庄”,当时还真以为那是一间到处都有的普通茶叶店。亲临“茶庄”后才惊喜地发现,定光哥的“茶叶档”原来是闹市中的“世外桃园”!占地500多方的“天井问茶”,内观古雅淳朴,红木傢俬,古董名画,奇石青竹,天井佛像,运转乾坤,一应俱全。树仁这次是沾了黎大哥及秀英姐的光,有幸一起前往品尝名茶,享受茶道,真的是令树仁耳目一新,拓宽视野!谢谢哥姐们!

    黄定光哥为人低调,同学聚会时,他常静坐一旁,细心聆听;但往往只需用上三言两语,就成为了讨论话题的“总结者”。定光哥很念旧,对同学一向热心,助人为乐。不过,铁汉也有落泪时!那是1994年10月校庆日,树仁与刘擎云,关经华及徐键一同赴会。树仁在一片混乱中见到一孤零的校友,东张西望。树仁马上认出他是黄定光,于是招来其他同学,一起在定光哥后面齐叫‘黄定光’。定光哥猛回首见到了树仁等,欢叫起来:“我总算找到同学了!”说完,眼圈都红了;带有泪花的定光哥诉说,他曾参加过校庆,也曾登报寻找过同学,但总是没结果。这次能与同学再相聚,是上天的安排!真是有缘分!从此,每次聚会,树仁都会听到定光哥口中的“缘分”这两字。
        别看黄定光个子不高,沉默寡言,一副与世无争的神态;有谁会料想到如此安祥的人当年曾经是位“武士”呢?很多同学不知或已忘了在文革时,定光哥有份参与了“教学大楼”与“石井”等事件;与继振哥及文哥哥所属的那一派展开了你死我活的争斗;受过伤的定光哥并无享受到任何的“果实”,68年11月分配时,不但没有份升高中继续求学,也没有份留城就业,反而有份被扣上“武斗分子”的帽子,被抓了起来等候处理。后来,定光哥被迫远走海南岛,受尽磨难。现在,每次提起文革的荒唐,定光哥总会感慨万分,悔悟当年的“戆居”。可惜在金秋聚会,没有人安排定光哥,继振哥及文哥哥等当年两派的“老兵”一起座谈,抒发情怀,并在大家及摄像机的见证下,握起友好之手,一笑泯恩仇;这该是多好的“结局”及多么有意义的事啊
      定光哥懂得什么是悠闲,什么是风雅。他不但是茶道专家,也是兰艺高手。热诚好客的定光哥给我们上了一堂宝贵的茶道课,并用客家菜来宴请了我们。饭后,我们来到了其中一间茶房,脱了鞋,围坐在一起。我们不但品尝了上乘的普洱茶,还品尝了真正的“大红袍”。定光哥的“大红袍”大有来头,它是来自国宾馆X号楼的贡品,其品质之高,可想而知。果然,“大红袍”名不虚全,未尝茶味,先闻茶香!树仁从未品尝过如此靓茶!
        康乔哥,秀英姐,定光哥,与我们一边品茶,一边兴致勃勃地畅谈。康乔哥又向我们送来“高帽”(非常感谢哥姐们对初二(7)的厚爱!)。树仁当即宣布,康乔哥已“入籍”初二(7)班,正式成为我们的荣誉班长;康乔哥也高兴地接受了。(其实,所有的侨中老三届校友,不管是否认同树仁,都是初二(7)的自己友,树仁私送“二七帽”只是想亲切多些及更“哥们些”而已)
        很快,康乔哥班长与定光哥高兴地获悉,他俩原来还是广中路小学的校友!这一回用不着树仁声张了,贤庆大哥当然也成为了初二(7)的荣誉班长!真是越讲越高兴……大家又与秀英姐约好07年广州再会,阿扁哥还拍心口保证,要为秀英姐07年之行“度身订造”一个完美的行程,务求展现二七班的“大家有份大加拿”的精神……大概到了3点左右,由于康乔哥与秀英姐要离开广州了,令人难忘的茶会只好告一段落。康乔哥,秀英姐,定光哥与大家依依不舍地互相道别,再见了“天井问茶”,后会有期 
      这一次的金秋聚会,让树仁有机会与陈贤庆大哥第二次握手见面。这两次交谈的时间不多,但每次都获益良多,简短的对话,至今还让树仁回味。下面树仁首先讲述第一次的前后经过。
        去年11月,有份通知树仁赴“山庄会”的校友有阿扁哥(曾民乐),陈星广哥,和初二(3)班的林成哥。他们告诉树仁,有一帮高中的哥姐们,准备在雄盛山庄搞个什么老三届聚会,欢迎校友参加。当时,树仁的兴趣不大,不想去的理由一是,不熟悉高中的哥姐,不知倾谈什么好(还未知“百岁同乐”的概念及运用);理由二是,“山庄会”将会与以往的聚会一样,“了无新意”;理由三是,逢星期天下午有事。最后,树仁还是被阿扁哥的“花言巧语”(扁哥说51中的树仁“旧党”也将会出席)所“诱惑”,欣然前往。 以后的事实证明,如果树仁没有去“山庄会”;没有聆听到学长哥姐们的教诲;搭迟了几班“OLD 3网络快车”的话,树仁或许真的会少了很多“网乐”的机会,至少,树仁的生活“色彩”或许也会比较现在淡薄得多。聚会其间,陈大哥与守基哥等一齐来到树仁那一围桌,给初二(7)班戴戴高帽,与树仁等同学亲切握手,举杯交谈。树仁离校已几十年,已不知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了?慢慢地,树仁记忆起了守基哥是高中的校友。但是陈贤庆?陈贤庆是谁?树仁的脑海一片空白,根本毫无头绪!经介绍,树仁才知道陈大哥是位高级教师(以后才知悉,陈大哥还是学者,诗人……),也是侨中老三届网站的网主。树仁即时意识到,陈贤庆有来头!陈大哥不简单!
        树仁回家后,阅读了获发给的资料,上网浏览了OLD 3的所有讯息及文章;细读了陈大哥的《从维新路到瘦狗岭》那篇大作,树仁顿时有了时光倒流的感觉,仿佛重回那个风云年代,真是感慨万分。家人见树仁情绪异常,忙追问发生何事?树仁回答说,是怀旧。接着骄傲地宣布,你们知道吗?网主陈大哥是树仁的掌门师兄!家人不明白,树仁解释道,树仁与陈大哥一样,在初一时的班主任也是张敬鸿老师,因此棑资论辈起来也可站在末位!(树仁何德何能?这只不过是树仁一厢情愿的向家人认威威而已) 树仁有时在梦想,为什么黎、陈两位大哥容忍树仁在留言本上“打横行”,莫非他们拥有超级遥感力?能觉察到树仁也是同门哎也小师弟?
        这一次,也是第二次与陈大哥交谈;最令树仁感受深刻的是,陈大哥又一次提到,网站是“俾大家一个机会……”。好一个“俾大家一个机会”!就这七个字,就足以展示了陈大哥等的崇高理想及道行!陈大哥的机会真是令到树仁等街坊,在温故知新的同时,其生活的质素也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改善。树仁向来敬佩那些能够及善于提供(正大光明)机会的制造者或佈道者,这次更是如此。自以为是的树仁不得不说:陈贤庆大哥,黎康乔大佬,宏守基哥哥及你们身旁的所有哥姐们,你们是真正的机会/福音提供者,树仁等街坊向你们致敬!
         晚上,班长李少玲来电话说:曾民乐抽起条筋,约我们一(1)班几个同学去佛山,探望刘树新同学。同去的还有胡仲文、陈儒将……。我高兴地答应下来。他们三人,我几十年没有见面了,脑海深处浮现出他们年轻时的身影,现在呢?尽管我脑海翻腾云水怒,却仍是一片 。只好等待输入新的资料信息。
       22日早上,吕达君一早赶到集合地点,四处张望,举目“无亲”,独立于凉风之中,搜索着每个前来的路人。突然,旁边一声“早晨”,原来是何启伍抄了他的后路来了,吕达君连忙还礼:“你好、早晨”。她成了第二名,第三第四是王凤研和李少玲,我们彼此问候,寒暄了好一会儿,主角曾民乐才珊珊而来,睡眼朦胧的样子,肯定是昨晚葡到深夜了。他一来,就把原来斯斯文文的气氛闹腾了起来,胡仲文、陈儒将也及时来到了,气氛更是热闹。
        胡仲文仍是那么矮矮胖胖,乐呵呵的;陈儒将呢,仍是那么高高瘦瘦,添了一副近视眼镜,没了一些帅气,带着一分病态(抽烟惹的祸)。人都到齐了,于是我们一行7人驱车前往佛山。
        80年代,吕达君接待北京同行,曾一起到佛山祖庙走了一趟,一别又是20年了。佛山的新景色逐渐展现在眼前。宽阔的马路,高楼大厦鹤立而起,旧城新市夹杂一起。
        刘树新是1979年读书学医,后来到佛山医院实习,因为他学业出众,被医院领导热情挽留,定居禅城,治病救人,成了有名的内科主治医生。他早早地在路旁迎候我们。我们使劲地热烈握手、问候。他添了几分帅气、老成,充满自信,热情大方。接着,他把我们迎到了大宾馆餐厅大客房,为我们设宴洗尘。此时,严海海突然从天而降,溜了进来,大家更高兴了,连忙腾挪位置,请她入座,欢迎她的到来。金秋聚会一个月后,街坊百岁对校友同乐说:“老同,听说你在聚会很快乐,你口口声声说要与街坊大家分享分享,可你总是在说些‘套话’和‘空话’,你到底在聚会做了些什么事?校友们之间到底说了些什么?你可以告诉我吗?”。 校友同乐回应:“这个这个嘛,纪念光碟加上网站上的照片,再加上有关聚会的文章,可能会告诉你很多东东的,请让我再想想……对了,我们每人还获发一盒‘月饼’(礼品包),至于校友们之间交谈了些什么……我一时说不出来,我需要时间想一想,如果还记得起来的话。嗨,百岁,反正我的感觉是很激很乐嘛”。 街坊百岁不耐烦了:“老同,你别再胡扯什么‘月饼’了,我是说,我不仅要看光碟、照片和文章,但那都不是全部和全面的!街坊大家想知道多一些,很想知道校友们互动的详情,不论东南西北,方方面面的,全都想知道!”。 校友同乐很惊讶:“那不是很八卦和很无聊吗?”。 街坊百岁忍不住了:“你这个‘大只讲’,请你不要这么快就下结论好不好!‘八卦’不是一面镜子吗?难道我们不可以从那些所谓的‘八卦’和‘无聊’中整理到或悟出很多东东来吗?不然的话,过几年再搞什么拼图的话,我不干了!”。 
 今天,如果有人问,谁是最可爱的人?树仁一定会激情地大声向全世界宣布:侨中老三届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如果有人问,2005年10月5日是什么日子?树仁一定会豪迈地指出:今天是属于侨中老三届的伟大神圣的日子!老三届的兄弟姐妹们,让我们与亲爱的老师一起尽情!尽情享受快乐美好的时光!百岁同乐,共同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