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国散记  (黎康乔) 

 

                                        (一)   在广州过美式生活

     

     今次返国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是老三届聚会了,但校友们已有很多文章报道过,我写写其他的见闻。

      一般人所讲美国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多是荷李活电影、可口可乐饮料、麦当奴快餐,流行音樂等等。但大家可能都没有注意,也不见主流文章有提到,美国人特别是中小城市人的居住生活方式。他们的居住特点是住宅和店铺是分离的,工作的地方更是远离住家。一般人都喜欢远距离开车、坐地铁、火车上班。中国人居住的特点刚好和他们相反,(包括香港和纽约唐人街)大家喜欢住宅和店铺混杂一起,最好连上班的地方都在一起,这才称之为方便。不但省时,连交通费也省了。地铁站附近的住宅可作为高价的卖点,最好是樓上住,下樓就可以飲早茶,買菜。

        所以当这次返国,我准备入住祈福新村时,自己心里也有点疑惑。番禺,在我印象中是遥远的乡村,尽管已归入广州市,但珠江口万倾沙、农田、乡下。这些固有的看法依旧在我的脑海。当宏守基在机场接我时,我还怀疑地问他,去番禺祈福新村要不要两小时。他笑着说走高速不用一个小时。但要付费。我说那就走高速。一路是经机场高速,转北环高速,华南干线直入番禺祈福。45分钟就到家了。以一般大城市的國際标准,住宅到机场一小时车程是正常的。看来路途也不远。

          入住后,觉得祈福的环境幽静,设施完善,开头几天忙于金秋聚会,回家就睡觉,除了觉得清静和空气好。以往住广州,回家洗面时鼻孔耳朵满是黑尘,但这几天就没有这现象。此外其他也不觉得有何特别。在聚会和旅行后,才有时间四处走走,了解一下这社区。才发现有点象美国的住宅社区,村里没有一家商店酒楼。几件小事更令我印象深刻。

     有一天下班的繁忙时刻,我在五羊新城广州大道等回村的巴士,一看不妙,有五,六十人已排成一行在等待。这只是中途站,每辆村巴都是从天河或花园酒店开来,到这里早就上满人了。要等多久?我心里犯愁。但见队列井然,没有象其他巴士站争先恐后的混乱。好奇心使我决定耐心等,看看高峰时间到底要多久才可以回家。5分钟左右只见一辆空的村巴驶过来,人们一个一个顺序上车,差不多上满时,有几个年轻人跑到前面象要打尖,我以为廣州人不排隊的劣筋又犯了,但这次我错了,原来这些年轻人只不过是等司机宣布坐位满了,愿意站的可以上车,我也跟着这些年轻人一起站着回祈福,一路上交通还算通畅,我的心情也很舒畅,我为一个新社区有这麽自觉守秩序的公民而庆幸。

        还有一事,当我从厦门五天游回家,手提大包小包的行李疲累不堪地回到家门前,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不知何故,我们的钥匙插不进匙洞,弄了大半个小时,搞得满头大汗也开不到门。最后只好打电话求救。找到我们班的同学郭世川,他在祈福已住了67年之久。接到我们的电话,他二话不说,马上带了螺丝刀和一些简单工具过来帮忙。他用钥匙试了好一阵,还是插不进去,门锁十分牢固螺丝刀是无法撬开的,他建议我们打电话到管理处,时间已是11点多接近午夜,我怀疑地问郭,这么晚有人管吗?他说一定有人帮你,居住卡上就印有管理处的电话号码。电话打通了,那边传来一个我熟悉的美式的回答,“有什么可以帮你吗?”我以为回到了美国。赶紧告诉他们我家的门打不开。他问了我的地址,然后问要不要叫保安来试试,我说不用了。已经试了一小时。他们说那我介绍开锁匠,但要付费,把电话给我,我打电话去,不到10分钟,锁匠就来把锁开了,还帮修好。他还对我解释了锁坏的原因,是因为我在锁门时,用力太猛,并不是有人要进门爆窃。在往后的几天,不管是办理证件,其他服务,工作人员都是态度友善,很高的效率,也是我在大陆少见的。

           接下来居住十多天的观察,广州市区的一些混乱现象,象人车争路,茶楼里随意抽烟,乱扔垃圾,在这里也很少看到。一个平静的社区,一个新的生活方式在这里已经形成,环境的确可以改变人。

        1030日晚上,我们侨中校友为庆贺范光华校友新屋入伙,组织一次烧烤活动,从广州来的刘永斌、宏守基,郑少燕、陈小芳、吴艳和张美珊还有排骨和他的女朋友加上住在祈福里的蔡为霖、郭世川,范光华,我……20多位校友,租用了湖中小岛上的烧烤炉,100元人民币一个炉子连碳,还帮助生火,清理等等。方便不在话下,在水中央对着湖光月色,诗情画意令大家陶醉不以。同学们带来丰盛的食物,鸡腿、香肠、鲜鱿鱼、玉米,红薯,西饼、面包、各式水果、汽水啤酒……。张美珊和郭夫人熟练的为大家烧烤食物,蔡为霖大水牛这位祈福老住户为大家解释住在祈福的优点和不足之处。月光下大家围着火炉一边烧烤一边热烈地讨论这次金秋聚会。也争论下次聚会应该是几时适合。两年?3年?或是5年?

         户外烧烤,是美式生活里流行的一种社交。他的特点是大家不用正正经经地坐在一张桌子上拘拘束束。不象中国人宴客围住一桌,只能和傍边和同桌交谈,吃同样的食物。而参加烧烤聚会的人可以随意走来走去,没有固定座位,能和任何人交谈,轻松愉快找自己喜欢吃的东西,高兴时就发表下自己的论点,几杯啤酒下肚气氛就更加热闹。不知不觉夜已深,炭火渐渐熄灭。大家意犹未尽相约在明年,最后大家还讲笑地选出郭世川为侨中校友祈福村长。

     在祈福享受到这么廉价的美式生活。这是我回国意外的收获。

                                                                                                               2005-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