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侨中老三届聚会有感

文/三更罗 图/陈贤庆


 



 

   10月5日,清爽的金秋早晨,我应邀参加了广东华侨中学老三届校友聚会活动。

   其实我并非是这间学校的校友,我原是华侨补校的,华侨补校和华侨中学虽然都有一个“侨”字,但却是不同的两间学校,文革年代这两间学校都搬到当时是广州市近郊的沙河瘦狗岭下,双方相隔一条广九铁路,互相之间几乎没有来往。侨中和我们侨补虽然都和“侨”有缘,但由于他们是广州市教育系统的正规中学,只因为历史上是由华侨集资创办的,所以编入教育系统后学校招牌中还保留了“华侨”两字,后来经过多年来的变化,它的生源除了兼顾一些侨属子女外早已面向社会,和其他学校没有多大差别了。但我们那间华侨补校却是侨委办的接收新归国的华侨学生的特殊学校,当时并不对国内社会开放,这些归国华侨学生回国后对当时国内较艰苦的生活环境有一个适应过程,所以,在进入国内正规学校或升大学之前华侨补校只是中间过渡性质。文革后华侨补校下马,后来以合拼到暨南大学作为华文学院方式恢复,但已面目全非了。广东省华侨中学文革后却搬迁到市内起义路历史旧址得于复办。

   近四十年后,我之所以被列为嘉宾出席这次他们的校友活动,完全是缘于网络情谊的延伸。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当年是广雅中学的加拿大的华人从网上我的网站知道我是从事侨务工作的,他想寻找文革年代和他一块在广州一间工厂学工的侨中女生,于是通过网络向我求助。由于年代久远,华侨中学校址变迁几次,人事变动更是几代人了,加上我不是该校学生,不认识该校当年的师生,一时无处查寻。后来我想起有一位当年我那间学校的黎爱英老师曾在复办后的侨中担任校长和书记职,在我的求助下,她找了当年的一些班主任和老师,结果很快查到了加拿大华人要找的同学,使这些曾在文革中在同一间工厂相处过难忘岁月的不同学校的学生,相隔近四十年后,又奇迹般地联系上了。大家由这件网络趣事感受到了时代的进步,也从一幌数十年如烟岁月中感叹人生的沧桑。这些多数年过半百的当年知青老三届,感悟到了网络的伟大,在几位热心人的推动下,他们尝试利用网络同世界各地的校友恢复联系,经常通过网络举行网上音频或视频聚会,他们还利用MSN和母校现任领导交流,了解母校近况。善用网络,巧用网络,进而推动了他们回母校搞大聚会的梦想。经过一年的网上网下筹备,终于在今年秋天将梦想变为现实。于是,筹委会没有忘记我这个闯进他们圈子的“外人”,热情地邀请我以嘉宾身份参加他们的聚会活动。

   其实,我和侨中发生关系也并非现在才开始的。

   最早一次是1967年文革武斗年代。好像是在炎热的酷夏,全国处于武斗内乱之中。我们华侨补校由于是海外归侨学生,比较容易接受造反派的观点影响,而对面的侨中,却是保守派势力占上锋。有一天,侨中的保守派红卫兵手持各种武器越过铁路冲进补校校园,包围和攻打补校男生宿舍。当时,我们男生宿舍里的同学们都急忙操起身边可以拿到的棍棒之类冲下楼去抵御对方的进攻。我们至今还记得我们班全校最高的香港生外号叫“高佬”的,戴着高度近视眼镜,一手抓起扫把,一手拿起香港带回来的塑料水桶的圆桶盖板(当年在内地这种塑料水桶还是很稀缺的)作为盾牌冲下去,结果侨中保守派红卫兵用水管改装的长矛刺穿了这桶盖,划伤了他的肋骨外的皮肉,缝了好多针。现在这位高佬已是加拿大华人了,我们见面时还经常笑他,当年为什么不知道塑料桶盖竟抵档不了钢管尖矛的道理?从此,每当我们见面谈到文革经历时,“侨中”两个字是会经常提及的。

   接着就是上面提到的给加拿大的朋友寻找侨中同学的事了,这已是近距离接触侨中校友事务的经历了(见 http://www.2499cn.com/xieyunru.htm)。

   再来就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陈贤庆兄主持的《侨中老三届》网站,发现上面有许多文革当年和知青下乡的回忆文章,我把其中的一些篇章转发到凯迪社区,浏览人数达到数万人,令世界各地网民了解了侨中昔日往事。从此,我结识了侨中校友网站的陈贤庆兄。

   校友聚会这种活动我参加过许多次,但是,这次侨中老三届的活动却还是令我感动。我把它和广州华侨补校校友会的活动作了个比较,最大的差别就在于侨中的朋友们是纯自发性的,从筹备到举办这一年多时间里,完全靠一些热心的海内外校友在操办,母校只是提供一个活动场所。而我们补校校友会(指广州地区的)则依赖母校在人力和资金上很大的支援。这次侨中的活动参加的人数达四百多人,其中港澳、美加和东南亚等海外地区回来的就占了一百人左右。活动现场通过网络向海外同步上传播放,同时即时开通MSN和海外校友现场交流。整个会场气氛很是感人。我想,我们补校香港地区校友会的活动虽然在人力财力上比侨中的强,但在应用互联网技术充实校友活动的思维方式却远远不如侨中的校友,这点很令我感触。我曾在补校香港校友会期刊上发表过文章,建议我们这些年过半百的校友们学习电脑,进入因特网,才不致被时代所遗弃。看来,侨中的朋友们已走在前面了。他们长此下去,必将令传统的校友活动注入时代的特征,令校友会活动充满新的生命力。他们已给其他校友会做出了榜样。

   他们为海外回来的校友组织了两天的活动,我因有其他安排,参加了第一天半天的活动就离场了。谢谢侨中的朋友,让我有这么好的机会感受和分享你们相聚时的喜悦气氛。让我的社交圈子从网上延伸到网下,从虚拟走到现实,这也充实了我的人生内容。 祝愿侨中老三届今后的日子更加色彩缤纷!



 

 

本贴由hrs于2005年10月09日00:03:46在〖三更罗〗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