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记得      绿珠儿)

 

"Try To Remember"

 

Try to remember the kind of September
when life was slow and oh, so mellow.
Try to remember the kind of September
when grass was green and grain was yellow.
Try to remember the kind of September
when you were a tender and callow fellow,
Try to remember and if you remember the follow.

Try to remember when life was so tender
that no one wept except the willow.
Try to remember when life was so tender that
dreams were kept beside your pillow.
Try to remember when life was so tender that
love was an ember about to billow.
Try to remember and if you remember then follow.

Deep in December it's nice to remember
altho you know the snow will follow.
Deep in December it's nice to remember
without the hurt the heart is hollow.
Deep in December it's nice to remember
the fire of September that made us mellow.
Deep in December our hearts should remember and follow

 

可记得,那慈爱的九月生活是如此的缓幔,
啊,它散发着芳醇的酒香,
可记得,当绿草青青稻穗金黄,
涉世未深的你跟随着稚嫩的伙伴,

可记得,如果你随着记忆。

 
可记得,生活是如此的脆弱,
除了柳树没有谁在哭泣,
那梦想留在你的枕边,
余烬的爱火象波涛般汹涌,

可记得,如果你随着记忆。


深深的十二月有着美好的回忆,
尽管你知道会有白雪将至,
但却没有伤心,
九月的火谛造了我们甜熟和芳醇的酒,
深深的十二月我们的心随着记忆应该记得。

 

   记忆象一窖陈年老酒,经过悠悠尘封,一朝开启,立即散发出无穷的芬芳魅力。
象缓缓倾倒着这陈年的佳酿,幔幔流进经过岁月磨练见证人生悲喜的晶莹剔透的酒杯里,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夹着高脚 杯低,轻轻地摇动着苏醒的少年梦,让挂杯的红酒徊淌在杯中,象少年往事历历在目。这是2005金秋聚会,由于无暇参与,我错过了一次相聚的机会,本以为只会把金秋聚会当作别人的故事去谈论。谁知受乌英大人的十全十美关照,我顺利地收到了同学 金秋聚会的资料。当我小心地打开这些小魔盒,我用放大镜从400多人的照片中逐一找寻那曾经熟识的身影,就象 在时光隧道的静逸里蟋蟋地翻掀着少年的诗篇。你可记得他们?你可曾遗忘他们?他们确确实实于37年前曾经与你我他天天见面于瘦狗 岭侨中课间操的大操场, 天天聚在学校的大礼堂唏唏嚷嚷拿着铁饭兜边敲边排队候饭,又或者在文革中为这派那派的愚蠢论调而争论不休。 只不过那只还是孩子的脸,可如今却象让时间老人和山中老巫下了咀咒般,忽地齐刷刷都变成了半百的耆者,真叫人唏嘘。这400多人那,就展示在那里,在40年前他们踌躇满志的的侨中大楼前。他们都在微笑中定格,他们都极象齐心合力地唱着百岁同乐的颂歌,让青春再延续,让心灵更年青。

   啊,这DVD,让我看看这喜气洋洋,生动活泼场面,它比400人的硬照更具号召力。侨中的大门鱼冠走进它于当年最熟识的伙伴,同学们都在那里握手,问好,拥抱,欢欣,雀跃。是的,终于又见面了,37年,就象每一个365天的路,从平凡到伟大,就象每一段365里的路啊,从少年到白头。经历人生的最巅峰,每一个同学都有着他自己平凡或伟大的故事,在同学们相互或高谈阔论中,或融融细语中,有多少趣事值得我们回忆,有多少老师值得我们感恩,有多少同学值得我们怀念, 都一一藉着这个金秋的机会,尽情地放飞自己的思想,寻找失去的记忆。

    很快我看见我们敬爱的语文老师苏拉老师,她己满头白发象我们的慈母,跟着看见我们的班主任陈其敏老师和夫人陈淡心老师,他们看上去竞象比我们还年青,岁月好象特别眷顾他们。我怀念当年的老师们兹兹不倦的教诲,以柔制刚地收拾我们这帮无比的齐天大圣杂牌军,实费刹不少思良。再看同学们济济一堂,亲密无间,不时来张大团结大合照的,曾经是我们当年在文革中打得死去活来,仇恨得象布殊跟拉登,很长一段时间见了面也“哼”的一声把脸孔往别处转的对立派。随着时光的流逝,思维的成熟,大家已经渐渐淡忘或以搏大的襟怀去原谅,去理解它,历史毕竞已成过去,何必让不愉快的回忆苦苦地折磨自己呢。握手吧,遗忘吧,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我们都是受害者,我们都是替罪的羔羊,也不必在意和执着那一点点的遐疵,美好的 人生总是属于那些向前看的人。

   在熙熙嚷嚷的人群中,我仔细地逐一辨认,竞除了文革中经常混在一起搞事的哥们还依稀有点印象外,其余一概丧失记忆。女同学就容易多了,尤其是当年学校里的明星,她们的明星路竞从60年代一路延续到现在,她们是同学的偶象,就象FANS们追捧张柏芝一般。温妮学姐风彩依然,她的语言天份,当年聆听不少,在瘦狗岭大礼堂,滔滔不绝,洋洋洒洒的“当前革命形势”报告。如今还是用她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宣布着金秋大会的召开,多么激动人心。当年直到现在耀眼的明星还有杜小玉,何启佚学姐,看着她们卖力的表现,看着她们的放声高歌,看着她们的翩翩起舞, 看着她们的领导才能,我想直至百岁的同乐,这聚会的中流抵拄非她们莫属。

    金秋聚会的资讯象磁石般吸引着老三届的每一个同学,接着我打开OLD3网站,它几乎成了同学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佐料,茶余饭后,它是同学们连结友谊互诉衷肠的地方。我逐一地细读他们的文章,其中不乏严肃认真的,风趣幽默的。尤其令我捧腹大笑,不能自已的,是树仁和乌英同学的往事回忆,笔者颇象金庸笔下的老顽童,他们笔下所形容的,是我当年的同窗学友。事过境迁几十年,却竞连最搞笑的陈年往事最贴切形容某人之弊处的小花名,都肆无忌惮地,毫无保留地重新展现在曾经的同窗好友面前,但谁都不在乎,谁也不计较,毕竞,我们已经傻乎乎乐呵呵地度过了几十年的人生,一切名利地位有如过眼云烟,行云流水,除了拥有健康的身体之外,其余 一切都显得不甚重要,何况揭一揭少年时的疮疤,叫一叫少年时的花名,高兴得很那,就象又回到了从前。

     同学们在金秋聚会后写了不少很好的文章,当中有许多我少年时所熟识的人和事 以及一些早已遗忘得干干净净的人和事,虽然这次我无缘与他们同乐,但也允许我籍 此向我尊敬的老师问一声好,向我全部的同学问一声好,我们将会重逢在灿烂的明天。 现在多难的事也不难了,在网上一点击,天下之事尽收眼底,一点击,多远的人都瞬 间齐集。为着共唱百岁同乐的颂歌,越来越多的同学都能在网上找到连结友谊的纽带, 让人生更俱魅力,让自己感觉到活在世上的精彩。
    
虽然很费时,虽然很不厌其烦,但我再次用100分钟打开金秋聚会的DVD,再次 浏览OLD3网站,把自己再次淹没在开怀傻笑的声浪中,别人不理解,如此平庸的桥 段,你怎么会反应如此强烈?是的,别人不知道,这是我们的记忆,是我们的曾经, 它里面所展示的人和物,曾经与我们共度春秋岁月,虽说只有短暂的时间,但已在 我们的脑里留下永不消逝的电波。
    
可记得?你永远记得。